阅读历史 |

第二章 玎玲(1 / 2)

加入书签

只见一个身影走进房门,宽大的帆布破披风已经破得遮掩不住那纤细玲珑的身躯。一身紧身短战斗服勾勒出少女般的凹凸曲线,修长的大腿上各绑着一个皮质刀鞘,里面塞着两把雪亮的匕首。一双小战靴已经很旧了,鞋底很厚,看得出已经补过不止一次。这女子一把摘下脑袋上的大兽皮帽子,缎子般的乌黑青丝如瀑散落。脸上沾满灰尘,与汗水和成泥,成了一张花猫脸。那一脸未脱完的稚气表明她至多也就十五、六岁。那一双略显暗淡和绝望的大眼睛,警惕地瞥了一下那两头巨大的青蓝兽,然后稍含惧意的望着眼前青年,声音发颤却又极力故作镇定的开口道

“你要问什么就问吧,只要不杀我,怎么样都行。”

青年戏谑的笑了笑,走到火堆旁坐下,用匕首割下硕大蜥蜴的四肢,放在一个大陶盆里,然后将剩余的部分递给雌兽青烟。ii

“ 你们今天晚上过来的这一群人,是什么名头啊?”

青年一边割蜥蜴,一般淡淡的问。

“血牙帮,周围四十里内都是我们的地盘。”

少女看着青烟疼惜的将大半个焚血蜥分给了乌风,自己只留下了头尾等部位,看着二兽大快朵颐,不由的咽了咽口水。

“血牙帮有多少人?首领是谁?本领如何?”

青年边问,边捧起一条烤蜥蜴腿大啃了起来。

“一百六十多人,帮主叫铁山,外号叫石塔,修炼的是金系肉体外家功夫,已经练到了凡境八阶。”

少女看着青年啃得满嘴冒油,大眼睛很不争气的直了,再也想不起有什么秘密是需要自己保守的。ii

“一个凡境八阶的战士,勉强算个高手吧。六阶以上的有几个?”

青年根本没有理会少女快要流下的口水,眼皮都没抬一下,自顾自的继续吃着。

“副帮主钱飞,外号疯子,修炼的是风系体术,凡境七阶。还有个智囊先生,不知道叫什么,反正我们都叫他智囊先生。这人很神秘,听说他是个六阶的高手,不过没什么人见过他出手,他经常鼓捣一些瓶瓶罐罐的,有的时候实在食物短缺,他竟可以用秘法招来凶兽供我们捕食。要不然像我们这种在城市废墟边缘的小帮派,根本无法安然生存下去的。”

“灵族法术?他是个灵巫吗?不对啊,只有凡境六阶的话,灵巫族群是绝对不会允许如此弱小的族人离开族群外出闯荡的。应该是个人类不知从哪学了些灵族的法术吧。”ii

青年喃喃自语着,转头看了少女一眼,然后一怔,跟着漏出了一缕春风般的笑容。

“饿了吧?”

青年从大陶盆里扯出一条烤蜥蜴腿,足有六、七斤重,递给那几乎要流口水的少女。

“我可以吃吗?你要我拿什么做交换?我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。”

少女突然神色变得坦然起来。活在这个末世,人命贱如草芥。尤其近六十年来环境的极端恶化,阳光被逐渐遮蔽,导致一切资源都极其匮乏,尤其是食物。稀少且污染过的水、贫瘠的土地、不再温暖的阳光,加上混乱的社会秩序,使粮食极其的稀缺,更不要说什么蔬菜、水果了。人们尽可能的捕猎凶兽而食,自从两百年前那场末世大战彻底毁坏了恒界大陆的环境后,原本大陆上生活的野兽便大批量的灭绝,剩下的逐渐变异,或者说是为了适应这残酷环境而进行的突变式进化。总之,动物变得更加巨大、敏捷、狡猾、凶残,且环境适应能力更强。以至于现在的人都统一的将它们称之为“凶兽”。凶兽和人类,是一种互相捕猎的关系,而优势正在不断向凶兽一方倾斜。随着各种凶兽不断的繁衍壮大,人类的生存空间也在不断的压缩,现在也仅固守着各个城市废墟,而广袤的荒野、山脉、莽林,作为人类,如果对身手没有绝对的自信的话,是不会想要去涉足的。ii

食品危机愈演愈烈,人吃人的情况已越来越普遍。为了能够换取一点食物,一丝生存的希望,尊严、忠诚、良知都变得苍白而廉价。作为弱势群体的女性,她们仅剩可做交换的东西,便可想而知了。

“吃吧,我对你没有其他的要求,上次来南旗城还是一年多前,这次路过这里,需要买些东西和消息。当然,别人不惹我,我也不会去找麻烦。既然到了这里,南旗城地头的现状还是得了解清楚。仅此而已,你不用害怕,只要你不对我说谎,或威胁到我的安全,我就不会碰你一根汗毛。”

青年话没说完,少女就一把将烤蜥蜴腿抄了过去,狼吞虎咽的啃了起来。青年微笑的看着她吃,渐渐的笑容在脸上凝固。五分钟后,当看到那条足有六、七斤的巨大蜥蜴腿变成了几根骨头棒子,甚至一些软骨和细碎小骨头都消失不见后,青年的眼角抽了抽。ii

“这到底是饿了多久啊!”

少女啃完最后一根骨头,吮了吮手指,打了个嗝,然后冲青年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,但双眸中却比刚才多出了一丝明媚的光彩。

“已经两天没吃的了,都记不清多久没吃这么饱了。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玎玲。”

“你姓丁么?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